soonichole

我不是冷漠,我只是懂得选择的套路

朋友电话问我,为什么你把我从微信里删了。

我答,因为网上说选择朋友,就是选择命运啊。


直觉告訴我们,当我们拥有了更多的选择时,我们就拥有了更多的可能性,拥有了更大的自由。但事实也可以是反过来思考下:当选择越多时,我们需要花费的筛选成本也会增加。因为我们需要从生活中抽出更多的时间与精力,面对各种不同的选择进行过滤,对各种不同的选择进行权衡,否者,我们将无法做出正确的选择。


因此,我们需要花费越来越多的时间来权衡、筛选选择,渐渐地我们就变成了选择的奴隶。再渐渐地,我们就会因为很多选择的增加而失去了自由。因为当我们的生活有大量的选择时,当生活每天都拥有越来越多的选择时,听起来好像是一件好事,但事实上却可能是一件坏事。比如說,你可能会因为有太多的选择,变得贪婪,而感到不满足、感受不到幸福。


说个自己发现选择过多的坏处吧。过去几年我的微信里累积了有3000位朋友。但从去年我就开始在筛选,选择删除那些不认识的,或认识过一会也没多少交流,或不同频道的朋友,今天人数只剩下大概1000人。


因为我确实感受到前几年的朋友圈,确实能把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拉得很近。但这两年的朋友圈,你会发现朋友的增加,微群的增加,公众号的增加,导致朋友圈每天充斥着各种庞杂的信息。从各种代购网购、各种企业的信息与产品销售,碰巧遇上哪个名人去世啊,贪污案、偷情案、白眼案等等,他刷一批,你刷一批,那谁又来一批,最后,自己却发现,朋友圈里只剩下一股心声叫:反感!朋友圈态度也是人生态度。咋一听,好像有点夸大,其实也有几分道理。


不管你是否承认,那些刷屏的信息与我们生活能有直接关系的真是太少,而大部分的信息对我们来说也是可有可无的,甚至不需要。时间长了,虽然每次刷朋友圈也就那么几分钟,但它分散了自己在选择上的专注与精力。毕竟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接触过多信息化碎片后,它便无形地剥夺了自己在应当领域上该关注的时间。


不少人的朋友圈日长夜大,圈内聚集了不少人士。很多人都会说,人脉资源广是好事,多些人脉资源多条路啊。我就得意地问他:你说的是什么路,是马路,铁路,还是跑路。我说句坦白话,所谓人脉资源,并不是你认识谁,那么多那么一说的事,而是你能和谁进行等价值的交换,所有的人脉资源不取决与你认识什么人,而是取决于你能给别人带来什么价值。所以,在我筛选删除3000位微朋友时,我首先是先问了自己能给这1000人的他们能带来什么我的处世观,事业观,人格观,利益观等价值。我更在乎自己的本心,清楚定位自己,而不是分心去做秀取悦每一个人。


自古,人与人之间都需要圈子来表达。但很少有人会把伤痛难堪、没有结果或不如人意的事情发在朋友圈,我们所能看到的,往往都是别人光鲜的一面。阳光总在风雨后,风雨就不跟你说了,只给你点阳光感受一下吧。所以,世界的美满不一定在远方,世界的美满也在朋友圈啊。后来,逐渐也看朋友圈陷入到“总是羡慕别人”和“处心积虑让别人羡慕”的境地,双重尴尬下,发表圈和看圈的也越来越无趣,就像那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根一根地划火柴,想要熬过这冬夜,目的是在哥本哈根的太阳升起时发一条朋友圈,配以“我就是这样坚强的女孩”的文字,发者难受,读者尴尬。最后,那些被朋友圈套得无奈的人,便开始思考选择以那一种方式脱身。幸好,这种选择过多的坏处,我们是可以在朋友圈里真实地感受到那股,有关多少选择究竟才是好坏之后的胸怀,是吧。


试问,有几个人能做得出给那些成天在朋友圈里做代购网购,自恋等等的微信朋友发句话:你长期在朋友圈卖东西啊,自恋,你烦不烦啊?是吧!毕竟,我们都懂每个人活一场都不容易,都艰难。朋友说,那你可以屏蔽看他的朋友圈啊,我们也没必要说他人啊。我说如果我要屏蔽一个自己口口声声说是朋友的人,或分组等七七八八小动作行为不看他的东西,也不让他看我的东西,这样防来防去,活得累不累,直接把他删除,有事电话联系不行吗?我知道他什么人品,从事什么行业什么产品就行了。一个人靠不靠谱,有人说看貌相就知道,我说啊,其实看朋友圈也可以知道,如果一个人的朋友圈让你看的很累,他也不会反省自己的自私会让朋友累,那么他一定是一个不靠谱的人。你都交了些什么朋友,总能让你累了他也不关心下,自己好好反省一下吧!


所以,在某种程度上,我对选择的理解就是这样,当自己可以进行比较的选择较少时,选择里的差异便一目了然的。减少选择不代表沒有要求,而是搞清楚自己对生活的要求是什么,能达到的要求是什么,多一些探索什么是足够好的就行了。


从去年10月便开始进行选择删除微信朋友,取消了很多没有质量的公众号订阅号,拒绝了很多无谓的应酬,多了很多时间。删除、取消,拒绝这些事情对我的改变都是有意义的。因为从此多了很多时间留给自己看书、听有声读物、冥想、绘画、关心朋友,也开始写写自己的公众号文章。


钱钟书说过,“人本是人,不必刻意做人,世本是世,无须精心处世”。这一点,他老人家在没有朋友圈的时代就比谁都看得透了。

所以,为什么后来的我们都变成了:不看朋友圈的人都有一个相同的理由:烦。不发朋友圈的人也有一个相似的理由:累。而你呢,是烦了还是累了?要给出这一问题的答案并不容易,但这一问题,值得每个人思考。

所以,人应该以自己目前的已知与能力为准,做出自己要的选择,在有限的资源里做出最优的选择,而不是认为有很多选择是件好事。



评论(1)

热度(1)